这位东莞老板的一番话,皇冠体育:道破了包装印刷业的辛酸……

2019-05-31 20:57

行情不行、招工难度大、环保与安监轮番轰炸……近日,一位年过不惑的东莞老板将自己与身边做纸箱、印刷的朋友在今年开厂的经历写成文章-《2018,东莞经济的实际情况》,引起无数中小企业家共鸣。

这位东莞老板是一名拥有50名左右员工,高峰期120多名员工的企业主。由于长期在东莞创业,他见证了东莞港资、台资、日资的撤离,经历了制造业成本的大幅上涨,体味着被各种现实问题缠绕导致半夜失眠的痛苦。

他有一种想关厂的冲动。他说:“这一次跟2008年完全不一样,我们感觉像做错了事的孩子。真的,上次我们最多是被别人无理欺负了的孩子。而这次,完全不一样。”实际上,这也是包装印刷企业老板的心声……

做老板,太累!

几十项专利,皓首穷经,近四十的人,头发都白了,长那么大,没有看过一部完整的电视剧,一路都在奔跑。自己农村出来,起点太低,从仓管、ISO顾问、大企业的大区域经理、市场总监再到自己创业……

企业其实还是盈利的,只不过今年真的好累。实际上,倒也没有感觉到真的做不下去,只不过这种悲观情绪很强烈。这几天,这种感觉尤其明显。就不说利润这种事情了,每个月工厂开支45万左右,早上眼睛一睁开,1.5万就不见了。

各种要素成本的上涨,推高了企业运营的固定成本,如果连续3个月经营不能过保本点,我会把工厂关闭掉。

近二十年,没有经历过重大失败,每一份职业,我都觉得自己在圈子里是最优秀的。曾经服务过的企业或老板,到今天仍然都是好朋友,去到老东家,熟得跟自己家一样。我的创业,一直恪守基本的职业操守,不与老东家形成竞争。

所以到现在还能维持良好关系,也非常非常感谢三个老东家给予的无私的支持。而现在,三个老东家,两个已经没落,一个是冒进失败, 一个是年龄大了收手。另一个尚且能够维持,很后悔没有听他的话,如果当时多买点房,今天不至于此。

心累啊!我们涉身一线,冷暖自知。我能做的,无非是像蚊蝇般,营营几声,也许真的可能有将血淋淋伤口示之众人的倾向,但骨子里从未相信过救世主,除了自己强大,没有任何选择。

但是这一次跟2008年完全不一样,我们感觉像做错了事的孩子。真的,上次我们最多是被别人无理欺负了的孩子。而这次,完全不一样。

房租、环保、安监轮番轰炸,真想放弃制造业

上个月有个朋友在观澜的纸箱厂(做快递盒),因为使用油墨被环保要求整改,加上房东要加租至36

(相当于提20%),给我打电话,说想搬到塘厦这边,问我的意见。我说拉倒吧,搬次厂50万就不见了,熬一下吧,看看明年情况,过不了保本点就把厂关了。

他说搬回内地行不行,我的意见是可以选择。现在的利润一半用于付房租了,内地房租便宜还有些优惠,即使只做在深圳一半的生意,估计实际获利也都差不多。而且显然只需要投入一半的精力,其余时间该钓鱼钓鱼,能陪陪家人也好。

一个多月了,也没问他,不知环评搞好了没有。搞不好环评,随时都是个定时炸蛋。我的工厂也是如此。

刚刚,安监指定的什么机构过来签什么标准化创建合同,付2万,加上前面的什么资料档案创建4500,职业病防冶检测7300,光这一个部门,付出去3万多了。我财务说不止,说有4万多了,我问都懒得问其它内容,摆摆手让她出去了。

11:30接到电话,税务要查税,要求法人和财务下午去税务局。我不知道自己企业有没有问题,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干嘛。去吧,总之点了名,是一定要挤油水出来的。

突然有种想法,想去搞农业。至少,没有环保、安监等诸部门的轮番轰炸。还有鼓励,投几十百把万,搞三五百亩地,种点菜出来,估计赚钱是不会多的,但也亏不到哪里去。

心里很累,真的不想搞工厂了。从前,我真的挺相信工匠精神,自己和老婆都是名牌大学毕业,在九十年代,我们都是学霸级的人,我老婆高考还是市级状

。可一个安监所的外聘人员,我估计他的学历不会超过中专,进到办公室能把我吼得象孙子一样。斯文扫地啊!

关于社保新政,不可能不执行